秋阴时晴渐向暝,变一庭凄冷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 关河令·秋阴时晴渐向暝拼音版 周邦彦诗词_淄博古诗网

秋阴时晴渐向暝,变一庭凄冷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清朝周邦彦的《关河令·秋阴时晴渐向暝
原文翻译:
秋阴时晴渐向暝,变一庭凄冷。伫听寒声,云深无雁影。
更深人去寂静,但照壁孤灯相映。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
关河令·秋阴时晴渐向暝拼音版
qiū yīn shí qíng jiàn xiàng míng ,biàn yī tíng qī lěng 。zhù tīng hán shēng ,yún shēn wú yàn yǐng 。
gèng shēn rén qù jì jìng ,dàn zhào bì gū dēng xiàng yìng 。jiǔ yǐ dōu xǐng ,rú hé xiāo yè yǒng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周邦彦的诗词大全

《倒犯(仙吕调新月)》 《少年游(黄钟)》 《氐州第一(波落寒汀)》 《花犯(粉墙低,梅花照眼)》 《风流子(枫林凋晚叶)》 《烛影摇红·芳脸匀红》 《浪淘沙慢·晓阴重》 《夜飞鹊(河桥送人处)》 《塞翁吟(大石)》 《浣沙溪(四之三)》 《南乡子(咏秋夜)》 《浣沙溪(黄钟·第三)》 《少年游(并刀如水)》 《丁香结(商调)》 《琐窗寒·寒食》 《玉楼春(桃溪不作从容住)》 《苏幕遮·燎沉香》 《醉桃源(大石)》 《解语花·上元》 《诉衷情·出林杏子落金盘》 《风流子(大石秋怨·秋景)》 《浣沙溪·翠葆参差竹径成》 《少年游(黄钟楼月)》 《浪淘沙慢(万叶战)》 《迎春乐(双调)》 《浪淘沙慢·晓阴重》 《木兰花(高平暮秋饯别)》 《黄鹂绕碧树(双调春情)》 《西河·大石金陵》 《点绛唇(孤馆迢迢)》 《瑞龙吟(大石·春景)》 《蝶恋花(商调柳·第二)》 《关河令·秋阴时晴渐向暝》 《渡江云(小石)》 《芳草度(昨夜里)》 《玉楼春(大石·第三)》 《绕佛阁(大石旅情)》 《玉楼春·桃溪不作从容住》 《长相思慢(夜色澄明)》 《夜游宫·叶下斜阳照水》 《少年游·朝云漠漠散轻丝》 《醉桃源(大石·第二)》 《扫地花(双调)》 《还京乐(到长淮底)》 《绮寮怨·上马人扶残醉》 《大酺·越调春雨》 《蝶恋花(商调柳)》 《玉楼春(大石)》 《浣沙溪(黄钟·第二)》 《瑞龙吟(章台路)》 《南浦(中吕)》 《渔家傲(般涉)》 《尉迟杯(大石离恨)》 《宴清都(中吕)》 《解语花(风销绛蜡)》 《满路花(仙吕思情)》 《诉衷情(商调)》 《感皇恩(大石标韵)》 《双头莲(双调)》 《凤来朝(越调佳人)》 《南乡子(商调)》 《庆春宫(云接平岗)》 《解连环(怨怀无托)》 《垂丝钓(商调)》 《尉迟怀(隋堤路)》 《南乡子(拨燕巢)》 《夜游宫·叶下斜阳照水》 《玉楼春·桃溪不作从容住》 《渡江云(晴岚低楚甸)》 《少年游·朝云漠漠散轻丝》 《菩萨蛮·梅雪》 《拜星月·高平秋思》 《华胥引(黄钟秋思)》 《绮寮怨·上马人扶残醉》 《荔枝香近(歇指)》 《玉团儿(双调)》 《六丑(正单衣试酒)》 《鹤冲天(梅雨霁)》 《大酺(对宿烟收,春禽静)》 《如梦令(中吕思情)》 《隔浦莲(大石)》 《虞美人(正宫·第二)》 《水龙吟(素肌应怯余寒)》 《虞美人·疏篱曲径田家小》 《浣溪沙(雨过残红湿未飞)》 《浣溪沙·争挽桐花两鬓垂》 《望江南(大石咏妓)》 《夜飞鹊·河桥送人处》 《蓦山溪(大石·春景)》 《三部乐·商调梅雪》 《关河令·秋阴时晴渐向暝》 《解蹀躞(商调)》 《花犯·小石梅花》 《归去难(仙吕期约)》 《兰陵王(柳阴直)》 《水龙吟(越调梨花)》 《兰陵王·柳》 《蝶恋花(月皎惊乌栖不定)》 《菩萨蛮·梅雪》 《玉楼春(大石·第二)》

关河令·秋阴时晴渐向暝译文及注释

译文时阴时晴的秋日又近黄昏,庭院突然变得清冷。伫立在庭中静听秋声,茫茫云深不见鸿雁踪影。夜深人散客舍静,只有墙上孤灯和我人影相映。浓浓的酒意已经全消,长夜漫漫如何熬到天明?

注释⑴《片玉词》“关河令”下注:“《清真集》不载,时刻‘清商怨’。”清商怨,源于古乐府,曲调哀婉。欧阳修曾以此曲填写思乡之作,首句是“关河愁思望处满”。周邦彦遂取“关河”二字,命名为“关河令”,隐寓着羁旅思家之意。自此,调名、乐曲跟曲词切合一致了。⑵时:片时、偶尔的意思。晴:一作“作”。⑶伫听:久久地站着倾听。伫,久立而等待。寒声:即秋声,指秋天的风声、雨声、虫鸟哀鸣声等。此处是指雁的鸣叫声。⑷照壁:古时筑于寺庙、广宅前的墙屏。与正门相对,作遮蔽、装饰之用,多饰有图案、文字。亦谓影壁,指大门内或屏门内做屏蔽的墙壁。也有木制的,下有底座,可以移动,又称照壁、照墙。⑸消夜永:度过漫漫长夜。夜永,犹言长夜。

关河令·秋阴时晴渐向暝赏析

  这首词写羁旅孤栖的情景。词的上片写日间情境,于明处写景,暗里抒情寓情于景;下片写夜间的情景,于明处抒情,衬以典型环境,情景交融。

  上片一开篇就推出了一个阴雨连绵,偶尔放晴,却已薄暮昏暝的凄清的秋景,这实很像是物化了的旅人的心境,难得有片刻的晴朗。在这样的环境中,孤独的旅客,默立客舍庭中,承受着一庭凄冷的浸润,思念着亲朋。忽然,一声长鸣隐约地从云际传来,似乎是鸿雁声声;然而,四望苍穹,暮云璧合,并无大雁的踪影。雁声远逝,留下的是更加深重的寂寞之感。

  在极端的沉寂之中推出了过片:“更深人去寂静”,把上下片很自然地衔接起来,而且将词境更推进了一步。“人去”二字突兀而出,正写出身旅途的旅伴聚散无常,也就愈能衬托出远离亲人的凄苦。同时“人去”二字也呼应了下文孤灯、酒醒。临时的聚会酒阑人散了,只有一盏孤灯曳的微光把自己的影子投射在粉壁上。此时此刻,人非常希望自己尚酣醉之中。可悲的是,偏偏酒已都醒,清醒的人是最难熬过漫漫长夜的,旅思乡愁一并袭来,此情此景,难以忍受。这首词全无作者惯有的艳丽之彩,所有的只是一抹凄冷之色。

  这首词不仅切合音律,而且精于铸词造句。“秋阴时晴”,一个“时”字表明了天阴了很久,暂晴难得而可贵。“伫听寒声”两句写得特别含蓄生动。寒声者,秋声也。深秋之时,万物萧瑟寒风中发出的呻吟都可以叫做寒声。“夜寂静,寒声碎”(范仲淹御街行》),说的是风扫落叶的沙沙声;“寒声隐地初听”(叶梦得水调歌头》),说的是风划林梢的沙沙声;周邦彦笔下的孤旅伫立空庭,凝神静听的寒声,却是云外旅雁的悲鸣。鸣声由隐约到明晰,待到飞临头顶,分辨出是长空雁叫,勾引起无限归思时,雁影却被浓密的阴云遮去了。连南飞的雁都因浓云的阻隔而不能一面,那自然是无比凄苦的情景。整首词中几乎无一字一句不是经过刻意的琢磨。可以说通篇虽皆平常字眼,但其中蕴含的深挚情思却有千钧之力。这也是周邦彦词的一大妙处。

周邦彦简介

周邦彦(1056─1121)字美成,自号清真居士,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周早年「疏隽少检,不为州里推重,而博涉百家之书」。元丰初,「游太学,有俊声」。神宗时擢为试太学正。元四年(1089)出为庐州(今安徽合肥)教授。绍圣四年(1097)还朝,任国子主簿。徽宗即位,改除校书郎,历考功员外郎,卫尉宗正少卿兼议礼局检讨。政和二年(1112),出知隆德府(今山西长治)。六年,自明州(今浙江宁波)任入秘书监,进徽猷阁待制,提举大晟府。宣和二年(1120)移知处州(今浙江丽水),值方腊起义,道梗不赴。未几罢官,提举南京鸿庆宫,辗转避居于钱塘、扬州、睦州(今浙江建德)。卒年六十六。《宋史》、《东都事略》与《咸淳临安志》均有传。《宋史·艺文志》著录其《清真居士集》十一卷,已佚。清人厉鹗《宋诗纪事》辑得其佚诗六首,今人罗忼烈又辑得古近体诗三十四首。周邦彦「负一代词名」(张炎《词源》卷下),其词「浑厚和雅」(《词源》),「缜密典丽」(刘肃《陈元龙集注〈片玉集〉序》,对后世影响较大。

名句类别

四季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秋阴时晴渐向暝,变一庭凄冷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关河令·秋阴时晴渐向暝拼音版 周邦彦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xzbsz.com/ju/1336.html